老街村与兴隆镇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2日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兴隆古镇位于唐河东岸,南距唐河60里,北到赊店镇30里。这里地势平坦,土壤肥沃,滨临唐河航道,曾是著名的水旱码头。兴隆古镇是老街村搬迁前的地方,为清朝中期形成的集镇。社旗建县之前,兴隆镇隶属于唐河县管辖。过去,唐河县叫唐州,明朝初年降州为县。据乾隆52年《唐县志》“集镇篇”记载,在境内当时的28个集镇(店)中,“兴龙镇,县北60里;弋家新集(现新集街),县西北50里,源潭镇,县北20里,均为新增集镇”,据此推算,清乾隆52年为公元1787年,兴隆古镇至少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

 兴隆镇因唐河水运而兴起,与当时的陆地运输不发达有关,唐称泌水,清初称唐河。它发源于裕州伏牛山脉的七峰山,其源头的潘河、赵河在赊旗店交汇南流,称为唐河。河道弯曲,水量丰沛,航运便利。流经原兴隆镇的西边,向北可到赊店镇,向南可达湖北襄樊,清末至上世纪50年代中期,唐河水量较大,可以行船,是南阳地区内河航运的重要通道之一从汉口过来的货船一直可以到达社旗镇,是清朝中后期一条繁忙的运输通道。兴隆镇也因此成为“茶叶之路”的一个重要中转站。

明代晋商记载万里茶路行商记要的《更路薄》称:“赊店南行15里至埠口,15里至兴隆镇,30里至新集……”可见,兴隆镇和新集街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集市。兴隆镇码头因其为土特产、生活必需品的集散地而名噪一时。村里的青壮年常去码头扛大包、装卸货物,时常能带回些新奇廉价的汉口杂货,少年儿童也常在码头附近捡些散煤、盐粒、红薯干等物品。

兴隆镇河边码头是当时最为热闹的地方。河面上,水鸭呼朋引伴,追逐嬉戏;滩涂上雁群“咿呀、咿呀”的叫着,真像是美妙的歌声在夹岸的水面上回荡;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在绿洲上筑巢;三五匹马在悠闲的啃草;浅水湾里,渔者或脚踏小船、或直接下水,支杆架网,捕鱼捞虾。每年过罢端午节,唐河便成了人们的乐园。青少年在河里洗澡,与帆船赛速度。有些胆大的少年还扒着船舷,让船带着游一阵。纤夫们光着脚,在陡岸上上下下,拼命的拉着纤绳,并不时前后呼应着。

 宽阔的河面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船只,当看到扬着风帆,乘风破浪驶过来的船队时,人们那高兴之情溢于言表。船上则是另一番景象,船民只能在低矮的船仓内生活。每条船就是一个家,未成年的孩子身上系着特制的安全袋,一端连着身体,另一端连着船桅,船工的子女就这样在水上度过他们的童年时光。

船在扬帆航行中,总有一人站在船头,手持竹篙,远望前方激流险滩,而在船尾操作的则是技术最为娴熟、处事最为老练、能够把握航向的掌舵人。

遇到逆风逆水时,是纤夫们最苦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头顶炎炎烈日,脚踩滚烫的沙砾,强忍荆棘刺脚的疼痛,在河滩上艰难地前进......

到了傍晚,倒影在水面下闪烁的星光和皎洁的月光,与船民们的灯火交相辉映,照耀着那林立的船桅,宛如江南夜景。人们经常到岸边观光,却很少有人能感受到船工们为了生存在水面上搞运输的艰辛和痛苦。应该说,兴隆古镇的繁荣是和船民们的辛勤劳作分不开的。

古镇东门外是一条方城至唐河的陆路,每天有成帮的运粮送货的木制小车在路上穿行。每当听到吱吱哇哇的响声,就知道有小车队过来了。更有成帮的驮着粮食的骡驮子,自成编队路过,他们大多是贩运粮食者。赊店有条骡店街,而兴隆古镇也有多家骡马店及草料场,沿途还有很多饭店、干店(只提供床没有铺盖),可供肩挑小贩和牲畜食宿。据本村老人回忆,1948年,即俗称的拉锯战时期,有一帮“骡驮子”行至米起营村头,遭到了国民党飞机的扫射,打死骡子一匹,敌机把民间的骡驮队误判为人民解放军的骑兵部队了。由此可见,当时此条陆路交通运输繁忙的景象,这条道路向北可延伸到漯河、许昌,往南可到湖北枣阳。

  兴隆镇村当时修有寨墙和瞭望堡,寨墙外挖有河沟,为防匪防盗而建。最近挖掘出的一块长80公分、宽40公分的门楼石碑上面刻有“波凝气爽”四字铭文,左边刻有同治元年小阳月,右边刻有“永全寨立”,据说这是集镇西大门门楼上边的横匾,可以推断当时兴隆镇已经建有寨墙和门楼,相传东门横匾题有“紫气东来”四个大字。

唐河水面上每天早晚均有往返的各式各样帆船停靠,抛锚补给,下货起货。两家“站房”的搬运装卸工有上百人,往南的船只大多装载粮食油料,如黄豆、芝麻、香油、白酒等,往北运输的货物多为食盐、食糖、酱菜、茶叶、干菜、桐油、瓷器、火纸、草绳、草鞋、木材、楠竹等,镇上有商会会馆和戏班专为这些“运营商”提供服务。 

    兴隆镇的鼎盛时期应在清朝的中后期。相传古镇由两条十字形交叉的街道组成,最为繁华。通往河边的是西大街,店铺林立。古镇上各行各业,无所不有,主要是当时农村所需的各种生产、生活用品,其中计有粮行、花行(棉花)、药铺、布行、染坊、烟行、酒馆、糖坊、油坊、小车行(木车修配),屠行、饭店、馍店、麦面坊、小吃店、红薯芋头专卖、牛肉锅、画匠铺(锦塑神胎)、颜料杂碎(小百货)、文房四宝(文化用品店)以及骡马店和干店等,其中属赵家所开的铁匠炉远近闻名。

这些店铺各有商号,如老李家开的杂货铺主要经营日杂用品,并兼加工糕点、米醋等,他家的生意字号为“万兴祥”。还有老李家的药铺和老贺家的药铺,都有自己的商号。其他的字号还有:力盛隆、三盛泉,隆兴源、魁盛永、顺兴源、中和馆、祥记等等。兴隆古镇每逢过年和元宵节期间,总免不了有烟花爆竹、旱船、高跷、曲剧等民间文艺表演。

兴隆镇由集市而兴,随着生意人的慢慢增多,逐步形成一个村子。我们兴隆镇赵氏祖传的手艺是开铁匠炉,铁匠铺也分为“东长兴”和“西长兴”两家店铺。打铁是门辛苦的功夫活儿,徒弟抡着大锤,在师傅小锤的示意下,叮叮当当,把刚出炉的红铁打制成需要的形状。赵家铁匠铺的产品以其形状美观、工艺精湛、锋利耐用而远近闻名。当时农业生产及家庭生活用具大多都靠铁匠打制而成,铁锨斧头、叉子镰刀、锄头铁锹等各种农具和日常生活中用的菜刀、铲子等也全由铁匠加工而成。方圆数十个村庄所用的铁器产品均出自赵家铁匠铺,据说还远销到许昌、汉口等地。

古镇的历史和其他事物一样历经兴衰的过程,清末列强入侵,海禁大开,洋货输入,小手工作坊受致命冲击。原来由汉口到赊旗、转陆路至张家口到恰克图的著名“茶叶之路”变为海上运输,改道上海直达天津,经大连输往俄国水陆优势丧失;京汉铁路、陇海铁路的通车,原经赊旗陆路北运的百货运输线立即东迁,改由汉口直达北京或郑州直抵西安。
  民国时期的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日寇入侵,山陕商人的南下西还,抽去了支撑赊店繁荣的骨架,赊店元气大伤,经济渐次衰败。1956年后因水土流失严重,河床淤积,比降增大,河水逐渐减少,船只只能行驶于唐河城关以下。慢慢地,兴隆镇码头不再有船舶,生意日趋萧条,南北街道不足1
华里,几十间旧房仅有四户成形的小规模生意。

1955年特大洪水,兴隆镇被冲毁,街道南迁到吕楼村。最为繁荣的西大街连同一座建造雄伟的关帝庙,统统垮入河中而不复存在。原来的兴隆镇被吕楼村名代替,受文革影响,原来的隔天集也被强行改为十天一集。

1970年以后,唐河水运衰落,船只退到汉水、襄江一带。1975年洪峰又冲进兴隆镇,临河的许多村子被淹,上级决定把临河的村子东迁到地势较高的地方,兴隆镇村于1976年迁到了社太公路旁边,兴隆集镇迁到了保其岗、李庄和后门里三村交界处。兴隆镇虽几经沧桑,集市地点几经变更,却幸运的保存下来,至今仍是商贾汇集之地。

1981年经省政府批准,恢复兴隆镇古镇名称,她才逐渐走向复苏和得以迅速发展。现在的兴隆镇是兴隆乡撤乡建镇后的名字。兴隆镇村也就逐渐被人称为老街村了。

分享: